京东彩票券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會計論文 > 我國新能源車企戰略成本管理問題與對策

我國新能源車企戰略成本管理問題與對策

時間:2020-02-05 10:20作者:程志剛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我國新能源車企戰略成本管理問題與對策的文章,作為世界汽車生產和銷售的第一大國,我國的汽車尾氣污染問題也日益嚴重,國內石油資源匱乏問題困擾著我國汽車產業的長遠發展。新能源汽車作為綠色環保的可再生能源產業,是未來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已經成為國家發展

  摘    要: 大氣污染等環境問題的日益嚴重使人們對新能源的期待越來越高。在汽車市場中圍繞新能源汽車產品的研發與生產展開了新的競爭。在傳統燃油汽車的研發和生產中,我國企業一直處于劣勢,但在新能源汽車方面國內企業迎來了新的機遇。為了保持競爭優勢,我國企業可以從戰略成本的高度進行分析,進而突破新能源汽車的成本難題,降低購買新能源汽車的門檻,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

  關鍵詞: 新能源; 汽車; 戰略成本;

  Abstract: The air pollution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serious. The world is expecting more and more new energy. There is a new competition in the automobile market around the R&D and production of new energy automobile products. In the development and production of traditional fuel vehicles,Chinese enterprises have been at a disadvantage, but i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energy vehicles, the domestic enterprises ushered in new opportunities. The domestic enterprises can analyze from the height of strategic cost, and then break through the cost problems of new energy vehicles, reduce the threshold to buy new energy vehicles, and promote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Keyword: new energy; automobile; strategic cost;

  一、引言

  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家用汽車的購買量呈現井噴式增長,汽車保有量不斷刷新紀錄。但是作為世界汽車生產和銷售的第一大國,我國的汽車尾氣污染問題也日益嚴重,國內石油資源匱乏問題困擾著我國汽車產業的長遠發展。新能源汽車作為綠色環保的可再生能源產業,是未來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已經成為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新能源汽車產品價格較高,消費者購買意愿較低,一直是其推廣的難題。如何降低新能源汽車的成本,使之成為大眾可接受的家用消費品,是新能源汽車企業面臨的重點和難點問題。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是學術界的研究熱點,新能源汽車的成本問題也逐漸被學者關注,研究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前期研究主要集中在通過價格補貼降低新能源汽車的使用成本方面。研究發現政府對新能源汽車的政策性補貼非常必要,可以為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支持[1],因為生產新能源汽車較高的成本造成使用者購置成本較高,成為其產業發展較大的障礙[2]。但是,政府的正常補貼是否有效呢?可以進一步從購買成本、運行成本、維修成本、牌照成本、限行成本和回收收益等方面計算新能源汽車的全壽命周期成本,對比燃油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差異,分析補貼政策的有效程度[3]。第二,學者對傳統燃油汽車與新能源汽車進行對比分析,從成本分析的角度研究新能源汽車在CO2減少排放方面的潛力[4],可以采用蒙特卡洛模擬分析方法,從全生命周期視角研究采用新能源汽車替代燃油汽車的減排成本效益,分析不同因素對這種替代成本效益的影響程度[5]。

  綜上所述,當前研究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汽車相關的成本問題上,而缺乏對企業本身成本管理和控制的研究。本文在現有學術研究基礎上,從戰略成本管理的視角,分析新能源汽車企業成本的現狀,探討企業在價值鏈分析、戰略定位、戰略合作和成本動因等方面存在的問題,最后提出加強戰略合作、進行環節管理、完善相關國家標準等方面的措施,為我國新能源汽車企業完善成本控制提供參考性建議。

  二、新能源汽車企業成本現狀分析

  (一)研發成本高昂

  作為高科技企業,新能源汽車企業在生產過程中使用了許多新材料和新工藝。這些新材料和新工藝在理論研究和實際應用過程中,投入了大量的研發費用[6]。從實驗室到市場的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還有不少的技術難關需要攻克,致使相關企業的研發投入巨大,并且呈現加速增長趨勢。例如,2012—2015年北京新能源汽車公司投入的研發費用累計達到5.82億元,而僅2016年就投入約6億元。根據國外資料顯示,近年來美國在電動車研發與推廣方面花費了24億美元;德國在電池研發與充電站基礎建設上投入了5億歐元;英國在電動車研發計劃上也花費了1億英鎊;法國投入22億歐元推動14項新能源汽車發展項目。
 

我國新能源車企戰略成本管理問題與對策
 

  (二)電池成本占汽車成本比例高

  新能源汽車的價格主要由電池成本決定。新能源汽車生產中最重要的零配件是蓄電池,電池成本占了總成本的10%~40%,比例相當高,在3~5年的使用周期后,這塊電池的剩余使用價值為20%~30%,也就是70%的電池成本耗費掉了。蓄電池的價格受材料和技術的制約而居高不下,致使新能源汽車的價格也無法大幅降低。

  (三)采購成本比重大

  新能源汽車企業由于整體的產量規模較小,行業零配件的標準不統一,零配件生產企業的成本較高,致使采購成本中的原材料和主要零配件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另外,在采購過程中,由于原材料和零配件規格特殊,數量較小,往往需要單獨運送并且采用特殊方法保存,在倉儲和運輸等環節中相關成本也遠高于普通燃油汽車生產企業。采購成本是構成新能源汽車制作總成本的最主要部分,在新能源汽車總生產成本中占40%~60%。

  (四)配套設施建設成本高

  新能源汽車與傳統的燃油汽車不同,在使用時需要較多的配套設施,例如充電站或充電樁。而充電站、充電樁等設備沒有舊的設施可以改造,需要完全新建,在線路設計、施工管理和能源供給等方面都遇到了很多問題,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投入較多的人力和物力,致使充電站和充電樁的建設成本居高不下[7]。各國政府都在不斷完善相應的配套設施,加大優惠扶持力度,希望能夠有效地促進新能源汽車的推廣。近年來英國政府在主干街道上建設電動車充電站共投資2 000萬英鎊,建成4 000座充電站;美國政府的充電站和充電樁建設工程已經投入15億美元,建成400萬座充電站。近年來,我國也大量進行充電設施建設,截至2017年我國的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保有量達到21萬個。按照對新能源汽車國內購買量的預計,計劃建設覆蓋多個發達省市的充電設施,努力使新能源汽車的車樁比達到為4∶1,純電動乘用車的車樁比為2∶1。

  三、我國新能源汽車戰略成本管理問題及分析

  (一)缺乏價值鏈分析和戰略合作

  在我國,大多數燃油汽車生產企業都在生產或計劃生產新能源汽車。預計在未來20年,中國都將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生產和消費市場。汽車生產企業從最初的原材料投入,到新能源汽車整車完工,中間要經過多個相互關聯的作業活動。這一過程是一種新能源汽車價值的形成和增值的過程,從戰略角度看,這些中間的作業活動形成了一條完整戰略價值鏈。新能源汽車行業價值鏈有其自身的作業活動特性,而周邊相關行業又與汽車行業形成了復雜的交叉價值鏈,汽車生產企業處于整個產業價值鏈的核心環節[8]。我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是由廣汽集團和上汽集團等十幾家大型汽車企業集團和幾十家汽車零配件企業構成的。這些企業彼此之間缺乏戰略合作,資源損耗遠大于其他國家以三五家汽車企業為主導的新能源汽車聯盟,比如日本集中在豐田、日產、本田三家汽車企業,其他新能源汽車企業都與其形成戰略同盟。中國新能源汽車最大的問題是整體市場雖然大,但整個行業缺乏價值鏈分析和戰略合作,采購和銷售過于分散,各家新能源汽車企業的產品單一,很難形成規模,難以通過大規模生產來分攤成本。

  (二)戰略定位不準,全員成本意識淡薄

  新能源汽車企業大多對其所處行業特點與自身資源認識不足,沒能準確判斷企業內部的優點與缺點,對企業外部的機會與阻力不能正確分析。戰略定位不清晰或頻繁更改,妨礙了企業的快速發展。在新能源汽車生產過程中,存在著一些成本的無謂消耗情況。例如,生產等待時間的消耗、存貨無用搬運中人工的消耗、空閑庫存資源的消耗、生產過程中人工的閑置、操作人員培訓不足以及操作失誤造成的成本消耗等。在新能源汽車企業的內部,各部門員工局限于自身工作,缺少全企業視角的成本管理設計和成本控制。各個生產部門也僅限于本部門的生產經營活動,沒有真正參與到整個企業的控制成本、提高效益等事務中來[9]。員工大都對企業的整體成本控制意識淡薄,更不會參與成本管理,只是機械地完成自己的任務。只注重任務的完成情況而忽視質量成本控制,缺乏戰略成本定位、價值鏈分析和成本控制分工。全過程成本管理不足造成難以實現總成本的有效管理和控制。

  (三)成本動因不清晰,外部相關成本高

  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需要相應的充電站和充電樁的配套建設,而充電站和充電樁建設緩慢,限制了汽車企業的快速發展。新能源汽車企業在計算產品成本時,一直按照傳統的成本計算方法,以產品出廠前的所有投入來進行計算[10]。如果沒有充電站和充電樁,新能源汽車就無法使用,充電過程是顧客使用產品的重要環節。汽車生產企業如何把充電設施納入成本核算體系是一個難題。充電站是配套設施的主要構成部分,建設一個專業充電站的成本大約為25萬~30萬元。假設我國共擁有10萬個加油站,建設完備規模的配套充電站大約需要250億~300億元。實際上,新能源汽車的專業充電站數量還應該要多于加油站的數量,配套設施的建設成本只會更加龐大,由于成本投入巨大且短期內無法收回投資,各方都延緩了充電站和充電樁的建設進程,全國范圍內還無法短時間內建成足夠數量的充電站和充電樁。這對新能源汽車的快速發展形成了重大阻礙。

  四、對新能源汽車企業戰略成本管理的建議

  (一)加強戰略合作

  1.強制新能源汽車企業的并購

  企業并購是現代市場經濟中一種有效的資源配置手段,企業并購可以減少市場交易成本(如時間成本、談判成本等)。新能源汽車行業作為一種新興行業,其生產所需的資源是有限的,每個企業掌握的資源也是有限的或不全面的,通過企業并購優化重組不同企業占有的各種戰略資源可以形成共贏。我國的新能源汽車企業在行業中都比較弱小,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由于市場需求和技術限制等多方面原因使得企業生產規模小,自身難以形成規模經濟。而多個企業并購可以在有限的市場中發揮規模效益,降低采購成本,節約銷售費用,形成品牌優勢,集中財力和物力投入研發以取得核心技術,爭取在下一個發展周期中形成戰略優勢。新能源汽車企業需要不斷吸收學習新技術、新知識才能長久發展,并購能夠給并購內企業提供一個學習的平臺,使其通過不斷的交流和借鑒,及時采用新型技術與先進的管理方式。國家可以使用強有力的措施,強制相關企業進行并購,形成規模較大的優勢企業。

  2.加強戰略型合作

  在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價值鏈中,汽車生產企業處于價值鏈中端,而零配件供應商和汽車銷售商位于價值鏈的前后端。從價值鏈角度分析,可以通過戰略合作實現企業間的共同進步,降低汽車成本,從而降低新能源汽車價格,增大市場需求,帶動行業整體發展。汽車生產企業如果與零配件供應商和銷售商組成戰略合作聯盟,構建統一的戰略目標,就可以建立整個產業鏈的合作關系,實現高度的信息共享與傳遞,優化產業鏈的運營流程,降低成本,發揮價值鏈分析的優勢,追求最大的效益。新能源汽車是中國汽車制造業完成自主創新目標的關鍵之一,新能源汽車企業和上下游企業之間的戰略合作可以增強企業間的技術研發交流,為自主研發奠定堅實的基礎,共同促進行業創新與發展。

  (二)通過成本動因分析進行環節管理以降低成本

  1.進行科學的成本動因分析

  新能源汽車公司應該進行科學的成本動因分析。精益生產和作業成本法的應用都需要進行成本動因分析。盡管許多公司采用精益生產方法,但這些公司并未對成本核算進行科學的成本動因分析。新能源汽車企業由于生產環節的特殊性和產品的獨特屬性,需要重新進行科學而全面的成本動因分析,詳細分析企業生產產品的市場需求,企業的生產運作模式,人員組織結構,研究成本生成的內在原因,依據成本生成的原因進行精益生產。通過靈活的方式,避免資源浪費和閑置,實現無廢品和零庫存。新能源汽車只有對成本動因進行科學分析和運用,才能在生產中依靠精益生產方式有效降低成本,將市場、企業與供應商聯系到一起,將“人、財、物”等各個方面資源優化搭配,降低生產成本,提高企業經營質量。

  2.鼓勵全員參與成本管理,實現成本有效控制

  企業的成本控制需要全體員工共同參與,通過樹立員工的成本意識來達到控制企業成本的目的,變少數人的成本管理為全體員工共同參與成本管理。新能源汽車企業要強化企業員工的成本管理意識,可以通過獎懲制度,激發全體員工參與熱情,實現企業與員工雙贏。此外,還要提高員工的成本控制知識,注重和培養成本管理專業人才,積極倡導各類型的成本培訓,讓員工能夠看懂成本數據,知曉成本來源。企業是由所有員工構成的一個整體,員工的意識提高了,企業的競爭力自然可以得到提高。

  (三)完善標準、配套設施與研發聯盟建設以降低成本

  1.建立新能源汽車技術標準

  我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需要建立一套科學系統的生產技術標準,并強制全行業執行。目前,由于缺乏統一的標準,企業在技術研發上往往投入大量重復無用的“人、財、物”。這造成了極大的資源浪費。因此,國家和企業有必要進行合作交流,建立統一標準,指導和規范新能源汽車企業的生產,避免新能源汽車的盲目發展。國內企業也可以與發達國家的汽車企業合作,從新能源汽車關鍵部件的標準生產入手,制定行業生產技術標準,并逐步建立國家標準體系,全面參與ISO/TC22/SC37和IEC/TC69電動汽車國際標準的制定,積極在動力電池、充電設施等關鍵領域提出中國方案。在國際合作方面,要發揮中國市場的巨大優勢,積極爭取擔任國際標準的召集人和領導者,密切關注全球新能源汽車產業動態,積極利用中德、中歐、中美、中日的汽車對話等雙邊和多邊合作機制,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溝通和交流,促進中國新能源汽車標準的兼容性和開放性,不斷吸收國外制造業強國在新能源汽車研發過程中的成功經驗,利用好本國的優勢資源,實現共贏。

  2.完善新能源汽車配套設施體系

  新能源汽車已成為汽車企業謀求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性產品,不僅僅是開發綠色清潔能源的一種宣傳工具,新能源汽車在可預見的未來將取代傳統燃料汽車。為了讓市場更快地接受新能源汽車,需要各級政府的政策支持,降低新能源汽車成本,開發更科學的新能源電力系統,改善基礎設施。而這些都需要長期的努力,并不是短期能夠完成的。無論是純電動技術、混合動力技術還是氫燃料技術的新能源汽車,配套設施的建立和完善都直接影響其推廣的有效性。例如,在世界新能源汽車生產領域處于先進水平的國內A公司,主要依靠多年對電池的研發技術確立了行業的領先地位,A公司目前最新的系列新能源汽車電池續航能力已經在300千米以上,如果能夠建立完善的新能源汽車配套設施體系,可以預見A公司產品的推廣速度會有更大的提高。

  3.構建新能源汽車研發聯盟

  通過研究燃油汽車130年的發展歷史發現,科技創新和技術進步是發展的主要推動力。我國汽車的產銷量雖然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汽車品牌70%~80%卻是國外品牌,國內汽車企業自主品牌創新能力薄弱,核心競爭力不足。技術創新的薄弱是制約我國傳統汽車企業發展的最主要因素。由于歷史的原因,國有汽車企業缺乏自主研發的積極性,研發力量薄弱,導致我國進行自主研發品牌的汽車企業在很長一段時期內處于被動局面。因此,新能源汽車企業要想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必須把科技創新和技術研發放到企業戰略發展的核心位置,不走傳統汽車發展的老路,這樣才能成為汽車生產的世界強國。但是,新能源汽車自主研發面臨著資金問題,因為研發核心技術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研發項目多半會半途而廢。所以要提高我國新能源汽車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還需要國家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對真正有潛力、有希望的研發項目給予更多的政策傾斜和資金保障,解決企業研發資金困難的問題。新能源汽車企業可以通過建立聯盟來提高創新能力并降低風險。新能源汽車涉及多個領域,但企業不可能同時具有所有領域的資源信息。因此,建立新能源汽車企業創新聯盟將有助于整合新能源汽車企業的技術創新資源,發揮各企業在該領域的強項,將單獨的一項項技術聯合轉化成整車技術。新能源汽車企業共同建立的研發聯盟應該盡可能集合優勢企業,集中優勢力量攻克核心技術難題,鼓勵企業之間加強技術合作與交流,形成多方共贏的局面。

  (四)綜合運用作業成本法

  作業成本法(Activity-Based Costing)是一種以作業為基礎的成本核算和成本管理系統。實施作業成本法有助于改善企業的管理,增強企業的盈利能力。新能源汽車的生產過程技術含量高,生產環節復雜,自動化程度高,適合采用作業成本法。

  1.加強目標成本管理

  新能源汽車企業可以將責任分工到小組或作業中,并實施獎懲制度,強化責任與權利意識,減少車間零部件丟失、損壞等情況的發生,增強每個員工的積極性,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生產質量。分析各個作業活動的目標成本差異,找出目標成本變化的原因及驅動影響因素,針對問題提出相應的建議,為下一個階段的目標成本管理工作提供指導意見,從而改善管理成效,提高企業的經營利潤。

  2.科學安排生產作業

  新能源汽車企業在生產過程安排上可以采用計劃評審法。首先,根據市場需求和訂單情況確定交貨時間,進而確定總體生產進度。具體由交貨日期確定生產中完工產品的完成時間,根據產品或訂單的最終完成時間或交貨時間,確定每個生產部門的具體工作時間(包括開始時間和完成時間)。其次,由于存在并行生產或串行生產問題,可以按照不同的生產模式,確定各個生產部門的原材料及其他輔助生產過程中資源的投入時間和投入數量。再次,梳理并改進整個新能源汽車的生產過程,找出關鍵路徑。最后,要嚴格控制處于新能源汽車生產關鍵路徑中的重點和核心工序作業,確保按時完成產品訂單。還要科學合理安排其他產品的生產,不斷進行價值鏈分析,剔除生產流程中“零增值”或“負增值”的作業,以達到全價值鏈增值的目標。

  3.盡量采用通用零部件

  新能源汽車的成本與構成汽車的零部件數量直接相關,如果能統一標準,使用通用零部件,則會大幅降低相關成本。相反,所需零件數量越少,零件單位成本越高。這是因為組件的數量和組件的批量操作成本成反比例。因此,我們應該在選擇新能源汽車零部件時使用通用零件,以降低整車成本。

  參考文獻

  [1]王海林.使用成本:新能源汽車價格補貼的落腳點[J].市場經濟與價格,2010(9):7-9.
  [2]楊毅沉.新能源汽車推廣三大障礙:成本、技術、地方保護[J].決策探索(下半月),2014(11):29-30.
  [3]陳麟瓚,王保林.新能源汽車“需求側”創新政策有效性的評估———基于全壽命周期成本理論[J].科學學與科學技術管理,2015(11):15-23.
  [4]張揚.我國新能源汽車減排潛力及成本分析[J].節能與環保,2012(8):54-56.
  [5]槐聯國,黃海榮,晏飛.新能源汽車替代燃油汽車減排成本效益研究[J].現代經濟信息,2018(11):150-151.
  [6]黃星.論研發費用對企業的作用[J].中國集體經濟,2014(9):85-86.
  [7]田曉川.基于價值鏈的成長型中小企業戰略成本管理[J].財會通訊,2017(26):77-81.
  [8]何文韜,肖興志.新能源汽車產業推廣政策對汽車企業專利活動的影響———基于企業專利申請與專利轉化的研究[J].當代財經,2017(5):103-114.
  [9]馬亮,仲偉俊,梅姝娥.政府補貼、準入限制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J].上海經濟研究,2017(4):17-25.
  [10]冷思平.戰略成本管理在高新技術企業中的應用[J].財會通訊,2016(11):72-74.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京东彩票券 北京麻将牌怎么玩 巨人财富 世界杯比分最大差距排名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郑州一元麻将微信群 广东26选5一等奖 即时比分即时赔率 汇配资 山东十一运选五走势 甘肃攒劲麻将微信群 p3开机号 竞彩比分数据 北京时时彩 哈尔滨麻将怎么打能赢 老财牛配资 哈尔滨麻将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