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彩票券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工程師論文 > 融媒體中心規劃建設困境與策略

融媒體中心規劃建設困境與策略

時間:2020-02-24 09:43作者:趙曉軍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融媒體中心規劃建設困境與策略的文章,融媒體中心建設一般分為空間建設和信息化系統建設兩大塊, 即硬件和軟件。空間建設即指揮中心和辦公場地的改造、裝修、硬件設備的購置等, 這一塊完全可以依據自身條件, 豐儉由人。

  摘    要: 媒體融合是大勢所趨, 怎樣融合是全新課題。筆者作為地市級黨媒的新媒體運營管理者, 近年來一直在關注和從事此領域的工作, 深切體會到中央、省級和地市級、縣區級在融媒體中心規劃建設中面臨的問題, 有共性但差異性更大。這些差異主要在什么地方?如何去解決?筆者從實際操作中發現三個普遍存在的難點問題, 這里對此做一些探索和思考。

  關鍵詞: 媒體融合; 地市級媒體; 工作室; 技術團隊;

  Abstract: Media convergence is undoubtedly the trend for future media development, but how to converge is a brand new challenge. The author, as the new media operation manager of a municipallevel official media who has been working on it for a long time, is fully aware of the problems in the planning and building of media convergence centers at the central, provincial, municipal and county level. There are common problems as well as different challenges.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How to solve those problems? The author finds three common difficult points in practice, and offers food for thought on how to solve those difficulties.

  Keyword: media convergence; municipal-level media; studio; technical team;

  2014年, 隨著中央《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的下發, 媒體融合被提升為國家戰略, 融合發展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2019年初, 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將“課堂”設在了媒體融合發展的第一線——人民日報“中央廚房”, 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學習并發表重要講話, 核心議題就是如何實現宣傳效果的最大化和最優化。他強調:要“讓主流媒體借助移動傳播, 牢牢占據輿論引導、思想引導、文化傳承、服務人民的傳播制高點”。1可以說, 媒體融合發展進入了增量提質的新階段。

  對于地市級媒體尤其是黨媒來說, 在融合發展中, 與中央、省級媒體有一些共同的問題, 更有一些自己的難點, 亟待探索新的發展思路。筆者所供職的無錫日報報業集團, 在2019年6月完成了媒體融合發展中重要的一環——融媒體中心的一期建設, 積累了比較多的實踐經驗。而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 如何規劃建設, 如何真正發揮作用, 技術力量如何解決等, 這些都是無法回避的必答題。

  一、如何規劃建設高效實用的融媒體中心

  融媒體中心 (俗稱“中央廚房”) 的建設, 發端于2007年前后廣州日報、煙臺日報等報社的“滾動新聞”“全媒體新聞”等運行模式。2015年初人民日報啟動了“中央廚房”來報道全國兩會, 因其影響力而成為媒體融合歷史上標志性的節點, “中央廚房”的概念也被國內媒體普遍接受。2017年,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在推進媒體深度融合工作座談會上指出, “中央廚房”既是硬件基礎和技術平臺, 也是大腦和神經中樞, 應具備集中指揮、采編調度、高效協調、信息溝通等基本功能。這基本上指明了“中央廚房”的功能和發展方向。2

  但具體到“中央廚房”如何建設, 則是地市級媒體融合之路上的一大難題, 也一直受到特別的關注。從某種意義來說, 它是媒體融合的外在形象——居于中心的數據大屏、現代化的指揮席成為融合運行的“標配”。當前, 不要說地市級媒體, 就連縣區級融媒體中心也都在依照一些模式, 屏幕越做越高級, 辦公場地越裝越高檔……那么, 這動輒上千萬元的“標配”背后究竟存在什么樣的認知和發展誤區?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樣的融媒體中心?這是值得冷靜思考的。在歷時半年的規劃建設過程中, 我們考察了京滬江浙近十家中央和省、市融媒體中心, 學習了不少經驗, 也獲得了不少啟發, 并進行了一些實踐探索。

  建設融媒體中心, 第一個難題就是資金問題。從目前情況來看, 中央級媒體投入上億不算多, 一般省級媒體預算也是五六千萬元起步, 而地市級媒體因財政支持少、自籌資金有限, 預算一般也就幾百萬元至上千萬元, 經濟發達地區不過三五千萬元。近年來傳統媒體面臨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大, 地市級媒體如果沒有政府財政支持的話, 根本無力承擔上千萬元的建設資金。
 

融媒體中心規劃建設困境與策略
 

  融媒體中心建設一般分為空間建設和信息化系統建設兩大塊, 即硬件和軟件。空間建設即指揮中心和辦公場地的改造、裝修、硬件設備的購置等, 這一塊完全可以依據自身條件, 豐儉由人。如指揮大屏從幾十萬元到上千萬元, 價格差距非常大, 選購時自然要兼顧性能和價格;信息化系統建設, 包括大數據分析軟件、全媒體采編系統, 以及移動采編、直播等管理系統……這些系統中的功能模塊如何選擇、定制, 是一個更為值得重視的問題。無錫日報報業集團以高效實用作為融媒體中心建設的出發點, 在預算有限的前提下, 功能模塊不求一步到位而是分期實施。在軟件系統配置上也有自己的規劃, 盡量挑選必需的核心模塊。如方正提供的全媒體采編系統中, 功能模塊多達幾十項, 我們選取了升級飛騰出版系統、采編系統、媒體資源庫、歷史數據庫、考核等六大核心模塊。再如大數據系統, 有18個模塊可選, 我們選取了其中必需的12個模塊。對于一些需要但不急需的模塊, 則放在二期規劃建設。

  “中央廚房”的建設形態也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從我們考察的多家案例來看, 融媒體中心主要有兩種形態:一種是指揮中心與采編部門空間一體化;另一種是指揮中心單獨設置, 采編部門分散安排。前者的優點是溝通方便效率較高, “融”的感覺突出, 缺點是對場地要求較高, 建設費用較大;后者的優點是靈活度大, 相互干擾少, 對空間要求低, 建設費用低, 缺點是下屬各部門仍分布在各樓層空間, 指揮和溝通不便, 融合生產氛圍較差。

  那么, 到底有沒有必要建設統一的融媒體空間?筆者認為, 除非條件不允許, 還是盡可能在空間上融合比較好。從大的層面來說, 融合的氛圍很重要, 能夠給人“一體感”, 媒體融合的推進也會事半功倍;從小的層面來說, 交流溝通的方便快捷, 會積極地促進新聞的融合生產, 會催生更多的跨部門、跨條線合作團隊和項目。況且, 一個現代媒體的形象展示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說實話, 社會各界對新聞行業的了解非常缺乏, 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的融媒體中心建成以后, 在我們的邀請下, 從市委領導班子到多個行業、部門和社會團體十多批人員走進“中央廚房”, 他們無不為現代化的新聞生產手段和信息處理能力、以及對用戶的精準分析能力、服務介入各領域的能力所震撼, 一掃以往對于報社和記者工作的老舊印象, 市領導層的重視程度和支持力度大增, 同時催生了一批各界與報社的實質性合作。

  不管形態如何, 對于融媒體中心建設的重要性,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專業學者有這樣的總結:第一, 在政治上, 它是“政治-媒介”互動關系演化的產物, 它不僅是因應國內外媒介環境的變化而推出的一項改革舉措, 同時也是為了響應中央頂層設計而打造的實體;第二, 在經濟上, “中央廚房”的建設選擇了“集約化”的模式, 減少了重復投入和內耗;第三, 在技術上, “中央廚房”與傳統編輯部最大的區別在于, 其技術權重大大提升, 改變了傳統媒體“重內容、輕技術”的生態環境;第四, 在內容生產上, “中央廚房”打破傳統編輯部門分割的界限, 實現跨部門協作;第五, 在渠道上, “中央廚房”選擇了“開放化”;第六, 在人力方面, “中央廚房”極大地激發了新聞工作者的活力, 促進了媒體人轉型。3

  二、融媒體中心如何成為優質內容的“產房”

  不管融媒體中心如何建設, 媒體融合的最終目的是生產出優質的內容, 提高新聞輿論的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教授曾祥敏作為評委在分析2019年第29屆中國新聞獎時總結說:所謂“融到深處, 回歸內容”, 內容是根本, 媒體融合是一個過程, 而最終的目的是讓優質內容面向移動端, 面向不斷分化的用戶, 從而產生更大影響力。4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從“相加”到“相融”, 被業內研究者認為是“光榮的一躍”, 也是“驚險的一躍”, 因為其中涉及到各家媒體的具體情況千差萬別, 涉及到組織和流程的改革重構, 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智慧。

  融媒體中心的建成, 為內容生產提供了更好的條件,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和人員器材通訊結合得越發緊密的時代, 更是不可替代的特殊的生產工具。融媒體中心, 對內來說, 有便于交流合作的空間, 有高效的大數據分析系統, 有融新聞生產全流程管理, 有解決痛點的自動化考核系統。對外來說, 它是新聞生產“借助于數字化可計算技術, 實現媒體組織、從業人員和新聞消費者之間的時間‘轉譯’”5……說到底, 融媒體中心就是一個符合當前傳播需求的指揮調度中心, 哪怕形態各不相同, 但早晚得有。

  首先, 充分發揮融媒體中心指揮調度系統作用, 實現新聞的融合策劃。媒體融合的精髓在于策劃的融合, 融媒體軟硬件到位后, 采編各部門、各條線、內外網、新舊資料可實現一體化整合, 熱點事件的捕獲不再是點狀而是面狀, 滿足讀者渴望“透明的”新聞生產……如研究者發現, 人們在早上的時候更喜歡閱讀硬新聞, 在晚上更喜歡輕松的沒有太大負擔的內容, “在為人們提供其‘需要’和‘想要’的消息時, 我們也應該去思考, 怎樣讓信息更好地適應全局”等等。6因此, 融媒體中心可以使多種新聞生產和播發的手段更加協調一致, 各類媒體的分工合作更加明確, 傳播效果更加精準, 考核更加科學。

  其次, 充分發揮融媒體中心遠程指揮系統功能, 真正實現移動優先。移動優先不僅是指傳播對象, 也指新聞生產的手段。傳統媒體尤其是紙媒最缺乏的現場實時報道, 現在通過一臺手機即可彌補, 基層鮮活的新聞直達用戶, 這是融媒體中心最具魅力的新功能。

  再者, 充分發揮融媒體中心空間和軟件系統的整合優勢, 催生新的組織形態和項目, 實現優質原創內容的生產創新。在這個空間平臺, 除了解決“人機交互”的問題, 還解決“人人交互”的問題, 便于跨部門、跨行業、跨領域組成新型工作群體, 記者編輯美術攝影攝像等等自由組合, 運用新技術, 生產出符合新媒體傳播規律的優質內容。簡言之, 生產出社會自媒體生產不出的原創內容, 這才是取勝的要訣。

  人民日報的一批專業工作室給人很深的印象, 已成為業界標桿。在“中央廚房”機制下, 融合策劃、融合制作、融合傳播已成為常態。45個融媒體工作室先試先行, 嘗試“跨部門、跨媒體、跨地域、跨專業”的興趣化組合, 進行“跨介質協作, 項目制施工”, 融媒體生產力明顯提升。融媒體工作室圍繞時政、財經、軍事、國際等垂直領域策劃選題、精耕細作, 麻辣財經、俠客島、一本政經、金臺點兵、學習大國等明星工作室脫穎而出, 探索新聞產品的個性化生產, 出品了一大批優質的融媒體產品。7

  無錫日報近年來也在傳統新聞部門進行了“頻道制”改革的探索, 即每個部門不僅要完成紙媒新聞的生產, 還要“承包”新媒體平臺“無錫觀察”客戶端的內容生產更新, 開設了“說點政事”“深水區”“產經情報局”“觀山路·思享”“曬事體”“民聲工作室”“世界觀”等十余個欄目, 其中“產經情報局”“觀山路·思享”“民聲工作室”等已經在區域內產生了較好的影響力, 今后還將進一步深化改革, 向有著強大生產能力的工作室推進。

  不過, 當前媒體融合還普遍存在著不足:有的“中央廚房”建起來了, 新媒體內容生產并未有所突破, 甚至仍是傳統媒體內容的“電子版”。公共傳播時代, 通過融媒體中心的建設必須解決三種核心能力:融合生產能力、社會連接能力和公共服務能力。8

  三、技術力量薄弱的痛點如何解決

  新媒體傳播的顯著特征之一, 就是新技術的運用。媒體融合是一次以技術創新為引領的傳播變革, 以“算法推薦”異軍突起的商業新聞客戶端在覆蓋率與影響力上為什么長期占據前列, 抖音為什么會火遍全球, 人民日報新媒體的“軍裝照”H5為什么瀏覽量能夠突破11億次, 為什么2018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4.56億同比增長14.6%……這一系列成就的背后, 其實都源于新技術的支撐。隨著人工智能、虛擬現實、5G通訊等新技術的到來, 媒體的傳播形態還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主流媒體只有跟上這個步伐才能擁有未來。但是, 相比動輒擁有幾十、幾百號人的強大技術團隊的中央、省級媒體, 地市級媒體的技術力量如何建設, 這是當前的一大痛點、難題。

  筆者于2019年上半年對江蘇省內幾家主要地市級黨媒進行了考察, 一般都有客戶端、網站以及“兩微”的標配, 但技術情況與以前變化不大, 專門從事新媒體開發維護的力量較弱。據寧波日報對全國70家城市黨報的調查數據, 超過八成報社的新聞客戶端并未實現技術自主, 他們的做法是直接從國內新聞客戶端技術公司購買標準化軟件或成品軟件, 或請技術公司在標準化軟件基礎上進行部分個性功能開發。從短期看, 產品比較成熟價格也不高, 即買即用, 然而從長期看則帶來運營隱患、數據安全隱患、后期漫天要價、溝通成本高等很多弊端。9隨著媒體需求的深入和快速變換, 外包服務形式則越來越難滿足要求。

  與此同時, 地市黨媒對新媒體技術的需求卻是越來越多。如客戶端最初都是定位于單一的新聞資訊平臺, 隨著增加黏度的需要, 就要向資訊、服務綜合性平臺過渡, 那么會員系統、支付系統, 以及與公眾大數據的接口系統等都要開發, 這就要有能力對底層結構有深度的改變;又如, 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的應用越來越廣泛, 對一些投票、互動活動、問卷調查、小程序等的開發需求越來越頻繁;再如, 一款成功的H5、沙畫、換臉特效、小游戲等等, 不光要內容好, 技術的創新同樣具有決定性的作用。此外, 隨著《網絡安全法》的頒布, 中央、省、市主要領導對網絡安全的關注, 以及各類重大政治活動的宣傳保障, 網站、客戶端的安全防護壓力越來越大, 專用型技術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迫切。

  那么, 組建“自主可控”的技術團隊的成本究竟有多高?一個核心團隊起碼需要項目經理、架構師、UI設計、前端開發、后端開發、測試等十多人, 如果要求高點, 還要加上環境工程師、數據庫管理員、產品經理、運營經理、數據分析師等, 二三十人也不多。就以無錫這樣的二線城市來算, 一個有工作經驗的工程師每月薪酬在1.5-2萬左右, 光人員每年的費用起碼是二三百萬元。如此成本, 確實難以承受。

  近年來, 無錫日報報業集團在新技術上不是一買了之、一包了之, 也不是完全自建, 而是走社會合作之路。對地市媒體來說, 這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無錫觀察融媒中心一年前與一家技術公司進行全方位合作, 技術公司派駐15人團隊到報業集團, 基本涵蓋了前后端各個工種, 與“無錫觀察”編輯同一場地辦公, 業務由報業集團統一管理。一年來這支團隊開發了工會福利、旅游、電影、蛋糕、訂報業務、垃圾分類、小記者管理系統等十多項移動端應用, 和“無錫12345”、公安交警等政府部門、銀行支付的數據接口, 以及客戶端、微信、網站等交互類新媒體作品, 而且合作價格遠低于市場價。報業集團獲得了相對自主可控的技術團隊, 技術公司則減輕了用人成本, 真正實現了“雙贏”。

  四、結語

  上海報業集團黨委書記、社長裘新曾提出了“三不”觀點, 對熱鬧的媒體融合世相可說是警世明言——

  不追——對于非當前主業范疇的技術、對技術尚處在早期實驗階段的, 應靜觀其變、加強研究。

  不玩——前沿技術應用必須與媒體本身特性進行有效結合, 不能簡單照搬照用, 從概念到概念。

  不虛——必須把傳播的實際效果作為檢驗項目成敗的唯一標準。

  這也應該是地市級媒體走向融合之路應有的實事求是的態度。

  注釋

  1 習近平:《加快推動媒體融合發展構建全媒體傳播格局》,《求是》2019年3月16日。
  2 陳國權:《中國媒體“中央廚房”發展報告》,《新聞記者》2018年第1期。
  3 王君超、張焱:《中央廚房的創新模式與傳播生態重構》,《中國報業》2019年第8期。
  4 曾祥敏:《從第29屆中國新聞獎作品看媒體融合新態勢》,《新聞與寫作》2019年第11期。
  5 謝靜:《新聞時空的轉型與“轉譯”》,《新聞與傳播》2019年第11期。
  6 騰訊傳媒“全媒派”公眾號:《〈紐約時報〉年終展望:送給2020年新聞業的十大提示》,2019年12月31日。
  7 孫苗苗、王希:《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同時斬獲3個中國新聞獎,秘訣何在?》,《網絡傳播》2019年第12期。
  8 張志安:《新新聞生態系統中的應用新聞傳播創新》,《新聞戰線》2019年第9期。
  9 吳華清:《媒體融合應警惕四大陷阱--對全國70家城市黨報轉型的調查與思考》,《新聞戰線》2019年第10期。
  10 裘新:《未來已來相信未來--創造上海報業改革新傳奇》,《傳媒》2019年第2期(下)。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京东彩票券 黑龙江十一选五 上海快三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亚洲赔率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中国对波兰比赛比分多少 大连微信红包麻将群 宜人配资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老版本 日本知名av女优地震中死亡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结果 吉祥吉林麻将小鸡飞弹 海南4+1 老友东北麻将玩法技巧 湖南麻将多少张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 福州麻将吧